網站首頁

首頁 > 教改前沿 > 專家視點 > 正文

轉載:郭聲健老師與音樂新教師的通信(7)

2010-06-28 16:30:15 來源: 作者:閱讀次數:

郭老師:

我現在還沉浸在您的信中,您的上封信給我注入了很多新鮮的觀念,我在信中向您傾訴的貌似很糾結的一樁又一樁事情,現在看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了。郭老師感謝您,能經常得到您如此耐心細致地給我答疑解惑,我想我是新教師中最幸運的一個了。郭老師,今天我跟您聊聊課堂外的一些事情吧。

上周我又經歷了一件很新鮮的事情——監考。最初我沒想到監考老師名單里也會有我,因為音樂課不是期中考試的科目。連續兩天的監考工作對我來說是很乏味卻也有趣的,讓我對教師職業有了更深層次的體驗。我學著其他老師端起架子故作嚴肅的姿態在學生們之間走動,還有看到一些想作弊的學生的窘態,想著不久前我自己也是經常被監考,一切一切彷佛都顛倒過來了。因此,第一次當監考官感覺蠻有趣的。但是,這段時間也是煎熬的,是老師和學生共同的煎熬。比如,學生的英語基礎不好,有的學生試卷發下來10分鐘不到就“完成”了,當然都是蒙的,剩下的時間就是呼呼大睡。監考結束接下來是評閱試卷,我負責高一英語的選擇題。在我批過的160份試卷中,幾乎看不到一份是用心做過的,而且明顯看出有些學生連蒙答案往試卷上寫都懶得去做,潦草至極。批閱過程中我就一直在想,學生這樣的態度都對不起我的勞動,這得分完全是運氣分嘛,小半天的時間耗在了這無意義的機械勞動中。這次的監考與批卷,讓我有了師生換位的深切體會,以前做學生是從來都不會考慮老師的這些辛苦的。

說到英語考試,不由得想起了今年剛大學畢業的何老師,她也在我支教的接龍中學工作,教任高一3個班的英語。從這次批改試卷的情況看,很多學生的英語基礎幾近是空白,不難想象,這樣一個剛從大學畢業雄心勃勃要成就一番教學事業的新教師,面對基礎如此差的學生,一盆涼水潑過來那可是很難讓人恢復熱情的。為此,何老師幾次向我傾訴,她在這里發揮出的自身價值微乎其微,當然工作熱情也越來越減弱。

從何老師英語教學的狀況聯想到我的音樂教學,我發現自己從事音樂教學工作是一件多么值得慶幸的事情:沒有硬性的考試成績要求,也很少受到學生基礎知識差的限制和困擾,就連教學內容都可以隨時變化翻新,這是一片多么自由的天地,如果這中間還不能讓師生彼此收獲音樂的快樂,那真是太不應該了。

郭老師,最近我們整個學校的師生都沉浸在“唱紅歌 頌經典”的火熱氣氛中,因為每年的12月份是學校的藝術、科技月。一到下午自習時間,校園內紅歌此起彼伏,一派熱鬧場面。我作為學校僅有的2名音樂教師之一,在這樣的場合下,肯定也是閑不住的。但就在藝術節準備的過程中,我還是碰到了一些我所不理解的現象:

周二下午第一節是初一7班的課。在上課鈴聲響起之前,我走到教室門口,便聽到同學們在教室里高唱紅歌,而且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原來班主任正在教室里組織學生排練著。一見到我,班主任就說:“張老師,你再幫我指導一下他們演唱吧,我也不懂。”我一臉的疑惑,問:“不是上節課已經練習過了嗎?”看這架勢,這節課我準備的上課內容又要泡湯了。這節課,就這樣在班主任老師的監督下開始了一遍一遍的演唱,一節課很快過去,學生的嗓音已經沙啞,唱不動了。接近下課時,班主任對我說“你可以走了”,我楞了一下,我是來干嘛的?這是我的課堂,你不由分說占去,上課之前也沒有和我商量,就這樣剝奪了我教學的權利!我想班主任的權利可真大,我很沮喪。

同樣的情況在接下來的班級重演著。班主任在教室門口發號施令,扔下一句‘這節課教紅歌吧’就不管不問了,我好像就是一個下屬的角色,他們也不會認為你的課還需要備課也還有進度,你的課不就是聽歌嗎?少聽一個能怎么樣?這節課,班主任沒有監督,我扯著嗓子和一群完全不在狀態不想唱歌的學生反復練習著。其實我也不想教,就這樣為了完成班主任的要求,艱難的上完了一節課。

我想,這樣艱難的境況,在我的課堂上是不能出現的。但現在被迫地教和學,原因在誰?班主任。我多么的想跟他說,我也有我的課堂內容和教學任務?;蛟S,我不應該為這事糾結,我怎么都是上課,都是教學,但是,我身教13個班,而有的班級是不需要我來教紅歌的。這樣一來,進度就參差不齊了,進度最快的班和最慢的班已經差了4節課。最重要的是,從學生的演唱中看得出他們真的是被迫的,好不自然很不情愿地在配合著。

不過,后來我也慢慢想明白了。音樂教師在學校里的職責不光是課堂教學,課外活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

說到藝術節,我們學校作為一所鎮級中學,藝術教育方面不管是在課時的保證上,還是課外活動的組織上都是比較重視的。今年是學校的第六屆藝術節,為期3天?;顒觾热莅ㄒ粋€下午全校各班的紅歌聯唱,一個晚上的節目展演,還有一個下午的校級合唱隊、表演隊、舞蹈隊以及之前兩天部分獲獎節目的再次演出。每天的活動我基本都有參與,因此能夠比較全面地了解藝術節的整體面貌。透過這次的活動,我對學校藝術節有了這樣一些感受:

首先,這樣的鎮級學校能夠連續6年舉辦如此大型的藝術節,是完全出乎我的想象的。因為學生要提前2個多月就開始準備,紅歌的演唱更是從學期初便在班級的班會課上傳唱,一到班會課整個校園紅歌此起彼伏好不熱鬧。這是件好事,再加上今年是建國60周年,每個學生能多學幾首紅歌是很有意義的。

其次,從藝術節的節目上來看,尤其是第二個環節的班級節目,幾乎全部是群舞,陣型龐大。我了解到,藝術節的節目是要評獎的,評獎機制和班主任的績效工資直接掛鉤,自然每個班主任都積極響應,費盡心思拿出精品節目,于是就不約而同地想到了舞蹈的形式。據統計,30個班的節目,只有2個現代舞出現了幾個男生,而其余的全部是女生輕歌曼舞的群體表演,服裝很精致,表演當然挑剔不得,沒什么基本功,基本上是模仿錄像帶上的舞蹈。而所有30多個節目中,沒有一個獨唱或獨舞節目,只有一個學生彈奏古箏,這也是唯一的一個器樂演奏,不過后面又出現了一群伴舞,我想觀眾的注意力肯定和我一樣都在古箏演奏上,而且我看到后面的伴舞,其表情動作都勉為其難。這樣的搭配也僅僅是為了襯托“大場面”,論質量,還不如就是古箏獨奏的好。之前在班上海選節目,班主任把關進行了篩選,最終留下場面大能撐得起臺的節目,這有利于獲獎,我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好的一面是舞蹈形式方便更多人參與,但不好的一面是舞蹈導致一些男生很難有機會登臺,而且一些善于唱歌而不善于舞蹈的就可能被淘汰或者當成配角伴唱了。

再看看坐在評委席上的一排領導,他們對節目的評審我不能確定是否客觀,難免會有自己的主觀判斷吧,你唱得再好,也會因為場面不夠而不能評為一等獎的,班主任的選擇也肯定從近幾年的獲獎精品節目中得出了規律。這也激起了我舉辦一個“校園歌手比賽的想法,郭老師您說這藝術節的節目呈現這種大場面狀態是不是不太正常呀?

郭老師,這一周我還碰到了一件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昨天早上我走出房間,看到高一3班的音樂課代表正站在門口,我便問她他們要考試到幾點,今天的音樂課能不能上,她說不清楚,因為她沒有參加考試。我問為什么沒考試啊,她低著頭吞吞吐吐地說了句“我不想念了”。在農村學校,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來這里幾個月我就見過很多這樣的學生,甚至初一年級也有。我問她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接下來準備干什么。她說:“我成績不行,要去廣州打工。”我問她成績不行到什么程度,她告訴我第一次月考第9名,第二次就20名了。她說機票都買好了,今天是來跟我告別的。她的成績并不差啊,我的心有些隱隱作痛。

我想,像她這樣的16、17歲的孩子怎么就這么想要去工作呢,讀書就這么折磨人嗎?她讓我想起有一次我到高三年級的樓層所看到的情景: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幾個學生,有在梳妝打扮的,有在打鬧嬉戲的,聽班主任說他們中絕大部分都是混日子拿文憑的。班主任還介紹說,這所學校高中部的學生逐年在減少,今年就招上三個班,所以學校再過幾年就只好取消高中部了。我又想起上次校長開教職工大會說的話:“上周區教委來檢查了,我們唯一一項不達標的就是輟學率,標準是1%,我們已嚴重超標了!請各位班主任,把班上輟學回家的學生一個個給‘請’回來。”不知道這個“請”是不是一個好的措施,但聽上去總覺得有些邏輯不對。每每在辦公室看到班主任苦口婆心勸留學生而他們卻去意已決時,我感到很心酸,真不愿意看到這個現象繼續存在下去。從這個現象反觀我們的教育教學,我覺得作為老師,我們是有責任的,或許我們的教學太無趣、太沒有吸引力了。更重要的是在我們的價值觀人生觀教育太薄弱了,我們對學生的關愛太不夠了。

郭老師,這封信的內容沉重了些,我也一直在思考如何憑借我的能力,或多或少去改變些什么,但好像并不那么簡單。真希望有更多人來關注農村教育和農村孩子,因為他們都是享有平等受教育權利的人。郭老師,我知道您也一直在關注農村教育,并且我聽說您還要出資資助一所學校的藝術教育,這讓我很感動。我也很想為我支教的學校做些什么,可我能做些什么呢?

 

小米

2009-12-17

 

小米: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一樣,每天都會遇到好多好多的問題。對于一部分人來說,小事一樁的問題往往容易被無限放大而給自己帶來諸多煩惱,而對于另一部分人來說,任何事情都能夠沉著應對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你在信中跟我聊的許多事情,之所以你感覺它們都不是小事,都讓你在意和糾結,那主要還是因為你是一位新教師,生活閱歷和工作經驗都還相對較少,對音樂教育工作的那份激情和理想一旦在現實中遭遇不順,那種心理上的落差的確會很明顯,這是不可避免的,是每個新教師必需經歷的“成長的煩惱”。而我之所以樂意并能夠為你“答疑解惑”,并不是因為我比你高明多少,只不過自己年長一些,一方面你現在所遇到的也是我以前所經歷的,另一方面這么多年來,雖然我在高校工作,但我一直和中小學音樂老師保持著緊密的聯系,并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許許多多的東西,于是,我也就敢于在你面前不那么謙虛地和你交流自己的心得體會了。不過,我還是要再一次地強調,我在信中所講的并不見得就是對的,相信你會有自己的判斷,希望我不要誤導你。

考試,是一個讓學生和老師都欲罷不能的事情,沒有考試不行,考試多了也不行,之所以學生負擔重,就是因為考試壓力大。有一個腦筋急轉彎的笑話不知你聽過沒有,是這樣的:有人問“學生下午不上課,但大家都不高興,為什么?”這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一般人只怕一下子還不知道如何去尋找答案,但相信學生都會不假思索的回答出來,“因為下午要考試唄!”雖然這是個笑話,但聽上去卻讓人有些笑不出來。中國的孩子,學業壓力太大,很苦很可憐,我相信很多家長看著自己的孩子那么辛苦,心很疼卻又無可奈何。的確,如小米你看到的那樣,有很多學生對考試已經麻木了,對考試成績無所謂了,應該說,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絕不是單方面的,因此我們也別太一味地責備他們,我們應該好好反思自己,反思我們的整個教育體制。尤其是作為沒有什么考試壓力的音樂老師,我們能不能在這方面有所思考、有所作為呢?

記得十一年前,我曾寫過一篇小文章,題目是《音樂教育,為“減負”撐起一片藍天》,因為就在當年,國家教育行政部門還專門發文要求切實減輕學生負擔,自那個時候開始,全社會都對中小學生負擔過重這個頑癥痛恨有加,但“減負”減了十多年,好像得到的結果是越減越重了??磥磉@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在我國現行的教育體制下,要實現學生真正“減負”實在是太難了。于是,當小米在信中提到這個話題的時候,我又翻出了這篇文章來讀了讀。我依然覺得,作為音樂教師,我們在這個方面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的,是可以為學生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的。我在這篇文章中表達了如下兩個觀點:一個是音樂課堂教學本身也存在加重學生負擔的問題,我們也需要為學生“減負”;另一個是音樂教學不僅自己要“減負”,還要幫助其他學科“減負”,要站在學校教育全局的角度上去為學生“減負”。

我在這篇文章中談到:一些老師由于對中小學音樂教學的目的、任務以及教學規律存在認識上的偏差,一味地把課本上的音樂知識技能的傳授與訓練看成是音樂教學的全部,一味地采用單調枯燥的訓練方式進行教學,致使學生在音樂課堂上不僅領略不到音樂帶給他們的快樂,反而備受諸多非音樂因素的騷擾,以致增加了學生的心理負擔。我們都知道,音樂是藝術,藝術是美的,它能給人以美的享受和愉悅的體驗,但違背藝術規律和青少年審美發展規律的藝術教學是不能給學生以美的享受的。偉大的劇作家莎士比亞曾給人類奉獻了那么多的藝術精品,帶給我們那么豐富的精神食糧,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當他回到故鄉的時候,那里的小學生都遠遠地躲著他。為什么?原來故鄉的學校以莎士比亞為榮,對他的作品備加重視,因此要求學生長篇背誦他的戲劇作品。于是,本來是帶給人們無限快樂的藝術精品卻成了學生沉重的課業負擔,令學生苦不堪言,莎士比亞這位慈祥可敬的老人在學生心目中由此也變得那樣的猙獰可怖??梢?,盡管音樂是美的,是快樂的,但音樂課如果上得不好,同樣是可能成為學生的沉重負擔的,這種負擔可能更多的是屬于心理上的重負。不妨說得極端一點,音樂課堂教學,如果不能夠給學生快樂,那么就是在增加學生的負擔。因此,音樂課堂教學是有負要減的。

與此同時,當我們在確保音樂課堂教學能給學生快樂,能釋放學生壓力,或至少不增加學生心理負擔的前提下,我們還應該在其他學科的“減負”上發揮一定的作用。因為,客觀地講,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主要還是那些受重視的所謂“主科”所造成的,就整個學校教育體系而言,音樂教育一直是最不受重視和最為薄弱的方面,在許多學校,每周僅有的兩節或一節音樂課往往被其他學科占有了,這實際上就是在赤裸裸地加重學生的課業負擔。因此,如果我們音樂教師能夠據理力爭,堅守著音樂課堂這個陣地,按照教學計劃開足音樂課程,這本身就是在為學生“減負”。當然,在為別的學科“減負”的同時,音樂學科也決不可“乘虛而入”地又來加重學生負擔,這就要求我們一定要對音樂教育的價值、目標、任務等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一定要努力提高自身的教學水平,讓學生真正喜歡我們的音樂課程,讓音樂伴隨著學生健康、愉快地成長。

此外,文章還提出,要多組織學生開展好課外音樂活動,讓學生在課余時間暫時忘記考試、遠離死記硬背,在音樂中獲得身心的放松和愉悅,這也是為學生“減負”的一條重要途徑。這就要求課外音樂活動千萬不要在“減負”旗幟的掩蓋下干起“增負”的事情:不要減輕了課堂教學的負擔,卻又增加了課外活動的負擔;不要減輕了其他學科的負擔,卻又增加了音樂學科的負擔;不要減輕了學生的課業負擔,卻又增加了家長的經濟負擔,等等。課外音樂活動應該是面向全體,淡化技能,鼓勵參與,培養興趣,為每個學生搭建自我表現的舞臺,給每個學生以成功的愉悅和美的享受,不要為了培養“尖子”以及為了個別人的獲獎,而把絕大多數學生拒之于音樂大門之外,剝奪他們參與音樂活動、接受音樂教育的權利。

談到考試,作為音樂教師,我們自然也不能回避一個話題,即音樂課程的考試問題。關于這個問題,我曾在《音樂教育越洋對話》一書中談到過,小米可能已經看到了,這里就不再重復。我想進一步強調的是,從別的學科的考試狀況中,我們應該汲取一些經驗教訓,音樂課程的考試,一定要盡可能淡化“考學生”的概念,我們要通過考試提供學生展示自身音樂綜合素質的舞臺和機會,要在學生展示自身的過程中分享他們的快樂和評價他們的音樂素養,千萬不要因為考試而加重學生的學業和心理負擔,更不要因為考試而泯滅學生的音樂興趣愛好,甚至導致學生對音樂和音樂課程產生恐懼心理。這其實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課題,我期待小米你能夠在音樂課程的考試形式和內容、以及評價體系等方面大膽探索,積累經驗。

小米,你在信中談到的英語教師何老師的境況和心情,我能夠想像得到。同樣是大學畢業,同樣是一名新教師,在同樣的一所學校工作,如果沒有親身體驗和對比,相信沒有人會說音樂教師比英語教師要幸運。英語是主科,中考高考它都屬于必考科目,備受學校、學生以及家長的重視,在學校課程體系中的重要地位是不言而喻的,英語教師在學校各科教師中的地位也是很高的,語數外三科教師可以說是平起平坐的。反之,音樂課程和音樂教師,實實在在地講,是學校的弱勢學科和弱勢群體,就受重視程度而言,根本就沒有辦法和英語做比較。然而,越是受重視、越是地位高,就意味著壓力也越大,不管是教師還是學生都是如此,在如此大的成績壓力之下要想在教學過程中享受快樂,那簡直就是一種奢望,重壓之下更多可能出現的是學生厭學和教師厭教的現象。而我們音樂教師,正如小米所說的,“沒有硬性的考試成績要求,也很少受到學生基礎知識差的限制和困擾,就連教學內容都可以隨時變化翻新,這是一片多么自由的天地。”是的,不比不知道,有過像小米這樣的比較和體驗之后,我們才能真切地感受到做個音樂教師是幸運的、幸福的??墒?,通常情況下,我們音樂老師更多看到的是自身這樣那樣的不如意,總感覺自己在受委屈受煎熬,抱怨自己地位低,埋怨別人不重視。試想,這樣的一種心理狀態怎么能夠搞好教學工作,又怎么能夠投入和享受工作,又怎么能夠讓學生習得知識技能和獲得快樂體驗。所以,讀了小米的信,我真的為你高興,因為,了解了才會珍惜。我們只有全面客觀地了解了自己的這份職業,才可能全身心地投身于自己理想和熱愛的事業,才可能在平凡的工作崗位上干出不平凡的成績。

從小米的來信中,我感到你對班主任老師不和你商量,就搶占你的教學時間來讓學生練合唱是頗有微詞的,看了你的描述,我也有些為你抱不平。作為班主任,不事先和任課教師通氣就擅自做主改變音樂課的教學內容,這的確有些不尊重人,也有濫用權力之嫌。不過,冷靜想來,我覺得也用不著為這件事情煩惱,畢竟班主任老師占用音樂課是為了練合唱,是為了藝術節上獲得好成績,而不是挪著其他學科之用。小米,很多年前,我也做過班主任,我理解班主任對諸如藝術節、運動會這類以班級為單位參加的活動是何等的重視。集體活動獲得好成績,其實主要還不是為班主任爭光,或為了多拿獎金獎品,最重要的是能夠讓班級更具有凝聚力,能夠最有效地培養學生的合作意識、群體意識和集體榮譽感。我相信,如果將來小米你自己做班主任了,你就能夠體諒班主任的這種多少有些“霸道”的行為。

作為一名不曾擔任過班主任的音樂新教師,可能會經常遇到類似這樣的情況。對此,我的建議是:

第一,理解并無條件地支持班主任的工作。既然我們無力改變或抵制班主任的決定,我們就不如積極地支持和配合班主任的工作,更何況這本來也是音樂教師分內的事情。我相信,通過為班級排練合唱以及其他形式的節目去參加學校的藝術節等活動,音樂老師在班主任和學生心目中的地位和形象是最容易被樹立起來的,這種效果是很難通過音樂課堂教學來達到的,往往只有在這樣的時候,音樂老師的價值才能夠得到充分的體現,別人才對音樂老師刮目相看。當班主任懷著一顆感激的心對待我們,當學生以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我們時,我想,這對我們音樂教師未來的音樂教學工作是非常有好處的,不妨說得直白點,我們支持班主任的工作一定是有回報的,因為無論是音樂課堂教學的實施還是音樂課外活動的開展,我們都不能缺少班主任的支持。

第二,熱情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不管是被動還是主動接受,既然已經接受了班主任指派的工作,那么,是帶著情緒去工作還是忘掉不快并積極投入工作,這無論是在教學(輔導)的效果上還是在老師和學生的心情上,都是完全不一樣的。比如小米你在信中所描述的這兩堂課,我就覺得你明顯是帶著一種抵觸情緒來上的(或許自己并沒有意識到這點),以至于你“扯著嗓子和一群完全不在狀態不想唱歌的學生反復練習著”,而且“從學生的演唱中看得出他們真的是被迫的,好不自然很不情愿地在配合著。”也許,學生的確是很不情愿甚至反感學校的“唱紅歌”活動,但是,我要說,這兩堂課之所以學生“完全不在狀態”和“被迫”,最關鍵的原因恐怕還是小米你自己不在狀態,你自己在“被迫”而投入不夠。如果你能夠不帶有任何情緒地、充滿激情地投入到組織與指導學生的合唱之中,并變著法子讓學生把歌唱好,唱出感情,唱出韻味,唱出樂趣,那么,學生再怎么不在狀態,我相信學生的情緒一定能夠被你充分調動起來。因為,合唱本身的確是一種很美妙的、充滿藝術享受的表演形式。

小米,你也說了,而且我也能夠猜得出來,之所以你對班主任隨意更改你的教學內容有些不悅,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你擔心你任教的各個班的教學進度不統一,這會打亂你事先制訂的教學計劃。關于這個問題,我認為,其實也沒有必要太擔心,本來,我們就鼓勵老師機動靈活地使用教材(比如適當選擇課本上的內容進行教學,而不是全部內容),及時地補充和充實教材,當然也包括配合學校的某些活動而臨時改變教學內容。之所以小米很在意這個問題,我覺得可能主要還是你從自身教學便利的角度考慮得多了點。的確,每個班同步教學,統一教學進度,某種意義上講會減輕自己的教學工作量,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這其實也不利于教學的改善和創新,更不利于老師在多變的教學中獲得新奇的感受和享受,因為同步教學會導致我們來不及反思自身的教學得失和調整教學設計,而只能是依樣畫葫蘆地重復著教學。再者,我們也沒有必要總惦記著“完成任務”,說得更明白點,就是不要總糾纏于完成課本上規定的教學內容的傳授。我此前也說過的,再好的教材,也不可能是完美的,特別是在內容上是不可能窮盡的,還有好多好多的內容值得編寫到教材里面來呢。所以,我們不要死守這樣的教條:以為我們的教學任務就是課本,以為完成了課本上規定的內容就是完成了教學任務。合唱,包括紅歌合唱,盡管它們沒有被編入教材,當然也應該是我們的教學內容啊,它們的教育價值和審美價值也并不見得比教材上的內容要低啊。為此,有時候我甚至會冒出一些非常消極的疑問:完成了課本上規定的教學任務又如何?沒有完成又怎樣?恐怕,教材本身只是教學的媒介而已,它不能成為我們評價教學目標和任務是否實現與完成的主要指標。教學目標是否實現,教學任務是否完成,歸根到底還是要看學生,看他們是否通過教學對音樂更感興趣,更加熱愛,看他們是否通過教學在音樂審美素質方面提升了,看他們是否從我們的音樂教學中獲得了快樂,等等??傊痪湓?,任務完成與否,目標實現與否,不能看課本,必須看學生。

小米說得對,“音樂教師在學校里的職責不光是課堂教學,課外活動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是的,對音樂教育來說,課堂教學和課外活動是同等重要的。我們都知道,有一個令人尷尬的問題困擾了我們多年,新課改之后應該有所改善,但并沒有徹底解決,那就是“學生喜歡音樂卻不喜歡上音樂課”,但迄今為止,好像還沒有人通過調查得出結論說“學生喜歡音樂卻不喜歡參加課外音樂活動”。在這樣一種背景下,我認為,課外音樂活動在音樂教育體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就顯得更加重要了。所以,如果一個學校能夠把課外音樂活動開展起來,那么,音樂教師就要像重視課堂教學一樣來重視課外活動。勿庸諱言,課外活動對提升學生音樂素養和培養學生音樂興趣等方面,所發揮的作用是并不亞于課堂教學的。比如說藝術節上學生表演的節目,又有多少是音樂課堂教學的成果?又有多少是出自音樂教師之手?這個現象,的確值得我們音樂教師好好反思,其實音樂藝術方面的很多東西,并不是音樂教師在音樂課堂上教會學生的,許多方面是學生在自己親身參與的音樂活動中“自學成才”、“無師自通”的,或者是學生之間“互助學習”的結果。[1]

關于小米談到的藝術節上的節目形式問題,我的看法可能和你也不完全一樣。中小學舉辦學生藝術節,其宗旨是盡可能讓更多的人參與其中并展示自我。教育部現在每三年舉辦一屆中小學生藝術展演活動,強調的就是群體節目,很少有獨唱、獨奏、獨舞節目入圍最后的決賽和展演的,我覺得這樣的導向就非常好。因此,中小學生藝術節,主要不是比技能水平,不是突出個人,而是比普及程度和參與面。這樣才能體現面向全體的學校藝術教育的本職特征,也才能體現校園藝術節的特色,它有別于社會上的其他藝術類比賽,它看重的是教育價值。另外,關于群體舞蹈節目所占比例大的問題,我認為也是可以的,在已經舉辦過的三屆全國中小學生藝術展演活動中,舞蹈類節目也是最多的。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情,因為,目前在中小學沒有設置專門的舞蹈課程,通過這樣的方式來加強一下舞蹈教育,雖然不能夠從根本上改變什么,但總歸能產生一定的促進作用。

通過上面我說的,我想小米應該能夠理解班主任為什么追求在節目中呈現大場面了,因為,大場面才能體現參與面,才能展示班集體?;蛟S,評委們也統一了這樣的認識,所以,他們更多地會從這個角度去評判節目,而不是從技術角度來給節目打分。當然,這里面不排除有評委自己的偏好和主觀色彩,就像小米一樣,看得出來,其實你也是有自己的偏好的,因為你是學聲樂的,可能你比較傾向于聲樂類的節目??偠灾?,對于中小學生藝術節,也包括中小學生的課外音樂活動,我們有必要擯棄技術至上的觀點,這是基礎教育階段藝術教育的本質屬性所規定的。

感謝小米在信的最后給我們呈現了目前農村教育最真實的一面。輟學,一直以來都是農村學校面臨的一個大問題,但沒想到會這么嚴重,實在令人擔憂。的確如小米說的,我們不能等學生輟學了再把他們請回來,那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最好的出路是通過教育資源的合理配置,讓農村學校的辦學條件和師資隊伍有一個根本性的改善,通過我們優質的教育來留住這些孩子,不讓他們厭學,不讓他們產生輟學的念頭。我想,農村教育的問題,需要舉全社會之力才可能解決,而且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對于我們每個個體來說,心系農村的孩子,從我做起,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當中,我想這就是對農村教育的最大支持。而對于小米來說,支教,就是你支持農村教育的最好的行動!

最后,我想給小米解釋一下,由于最近比較忙,這封回信斷斷續續地寫了好幾天,拖長了時間讓你久等了,很過意不去。另外,這封信里我可能表達了一些與你不盡相同的觀點,有些暢所欲言過了頭,如果有什么話讓你感到不快,我表示歉意。不過,正如我在信的開頭就說了的,我說的話不一定是對的,你就聽一半丟一半吧,能夠引發你的思考,也很不錯啊,對吧?

 

祝工作生活都快樂!

 

                                             郭聲健

                                         2009年12月26

相關閱讀: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焦點圖片

女校啦啦队注册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上海期货配资宋钱 钱生钱无风险理财方法 投资理财 极速11选5 100期货配资 广东26选5 山西快乐10分 广东好彩1 好运彩3 宁夏11选5 广东快乐十分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广东十一选五 2013最新足球比分网站 北单比分3串一奖金怎么算